首页 »

《中国式相亲》投射出的养老问题

2019/9/11 21:18:11

《中国式相亲》投射出的养老问题

金星的新节目又火了。这档名为《中国式相亲》的真人秀,采用女嘉宾VS男嘉宾及其家长的形式,把其他婚恋节目中隐藏在幕后的中国式父母,夸张地展现到了台前。一位高级营养师母亲说,做她的儿媳,最重要的是,手不能冰凉,因为手凉就意味着宫寒,生的孩子容易得小肠疝气。一位越俎代庖的二姨说,对儿媳妇的标准,最关键的是,要会干活,“只有干才能活,不干不能活”……

很多网友都认为,这样的准公婆太过苛刻,甚至有些奇葩。人们总说,艺术源于生活,也比生活更加夸张。电视节目作为一种艺术形式,肯定要以夸张的手法来表现生活。否则,怎么吸引眼球,怎么搏收视率啊。毕竟是个节目,嘉宾们也有表演的性质。所以,别太较真,一笑了之最好。可这个节目确实揭示出,与现实生活高度一致的一个情况。那就是,我们这个社会的婚姻决策,仍然不完全是两人的自由决策,而是受到所在大家庭的决定性影响。

新中国成立以后,旧社会的余毒之一,包办婚姻,成了定点清除的对象。1950年版的《婚姻法》,第一条就规定:“废除包办强迫、男尊女卑、漠视子女利益的封建主义婚姻制度”。

66年后的今天,中国的父母们,用包办的形式来强迫子女结婚,可能没有百分之百地为法律所禁止,但至少不敢那么明目张胆了,这是好消息。坏消息是:家长们仍然拥有一票否决的权力。不会干活、手凉、年龄偏大等,都是行使否决权的触发条件。“包办”不行了,但是“包砸”还可行。

洞房花烛夜,是从宋代至今,被传诵了近千年的人生四大喜事之一。家长为啥偏要败坏子女的喜事儿呢?或者说,他们为啥会那么挑剔、那么多干预、那么乐于动用否决权呢?其实,旧社会的包办,与当今社会的包砸,有着共同的解释,那就是养儿防老的无奈。

在包办的时代,父母对子女婚姻的干预,一方面是出于传宗接代的需要,另一方面也是为自己养老的需要。没有共济性、互助性的社会保障制度,家庭是养老的唯一支柱。选儿媳,并不是给儿子找知音,更不是要讨来一个赏心悦目的花瓶,而是为了让她现在赶快给家里生孙子,将来再连同子孙们一道,履行养老送终的家庭义务。

当今中国,养老保险、低保救助等制度已经覆盖城乡,为什么还会有“封建主义”的父母?为什么包办之后又出现了在包砸?从养老的角度来解释,就是“差钱”的问题初步解决了,可“差人”的问题远远没有解决。

人到了中老年阶段,经常会考虑的一个问题是,将来有一天,不能自理了,谁来照顾自己呢?都知道养老院一床难求,即便能挤进去,万一护理员在数量上不充足、专业技能水平不够高、责任心和爱心又不那么强,可就要遭罪了。不进养老院的话,在家里居住,子女上班的时候,或者子女根本就不在身边的情况下,怎么办?社区能提供什么帮助吗?专业的机构能提供咱负担得起的上门服务吗?

思来想去,还是要靠子女,以及子女的配偶。中国式相亲中的中国式父母,在显意识里,是在帮助子女选择配偶;在潜意识里,是在为自己选择未来的照护方式和照护质量。包砸的对象,一是貌似不会干家务活儿的,二是疑似健康状况不好的,三是看似年龄偏大的。她们共同的缺点,就是照顾不好家人特别是老人,将来需要的时候无法提供帮助。

在社会保障制度还不太完善,尤其是针对老年人的长期照护保障制度缺失的条件下,养儿防老尽管无奈,却也依然是必要的。做一个不恰当的比喻,如果把子女作为投资,那么子女配偶的选择,就对这项长期投资的回报有着十分重大的影响。父母作为投资人,必然会对影响回报率的重要因素进行积极主动的干预。包办为法律所禁止,包砸就成了替代的选项。一时选不到中意的,最起码能把不合适的给排除掉吧。

我不是在为苛刻的男嘉宾家长们辩护,他们确有不当之处。我是想说,养老难题不解决,养儿防老始终是唯一选项的话,我们都有可能遭遇,甚至自己就是干预子女婚恋自由的中国式父母。

(作者顾严: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副研究员)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  图片编辑:笪曦